星空味的奶茶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aph/耀燕】侠盗已死

非国设,cp耀燕,除了嘉龙之外其他龙套都莫得姓名💔

大明锦衣卫耀x江湖侠盗燕

 

“要说这江湖中人,那是一个比一个高深啊,今儿个老生就来讲讲那位皇城巡捕多年未果的江洋大盗——人称燕女侠。”酒馆内的说书人照例开讲,连续等了几天,王耀终于候到了有关这位燕女侠的事迹。他刚被南镇抚司调遣过来作缉捕组的总旗,上头的督巡给出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逮住这鼎鼎有名的盗贼春燕。两年来,北镇抚司被一介女流扰得团团转,再不抓到,恐怕就要被皇上撤销,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王耀查遍了资料库内有关这个春燕的档案,案发现场都会留下一个显眼的梅花印,很难清洗掉,不知是用何种原料制作。“嗬,还有几分嚣张气焰。”王耀合上簿子,抬头看着来人,“依我多年办案的经验,大多江湖中人都不学无术,一时贪图享乐而误了前程。”

“王总旗可别小瞧了这个燕女侠。”工作时间里人们都称他为王总旗,他的弟弟也不例外,王嘉龙也是愿意奉公执法的人,“若她也和别的盗贼一般,也不至于成为北镇抚司的头号通缉犯。”翻遍所有相关档案,得到的资料也不尽人意,这民间有关燕女侠的传言不算少,有的说她家道中落只能偷盗为生,有的说她家里还有年幼的弟妹等待伺候。但是大多数人都清楚,她行盗两年,偷走的都是那些贪官污吏搜刮来的不义之财,而且传言她把自己盗来的成果分文不取,全都留给了那些贫民。

 

“这燕女侠,大名春燕,却没有姓字,乃是父母双亡的可怜之辈,因生在早春梅花还未凋谢之际,早年单名一个春字,还亲手研制了那梅花印,至今还在使用。”说书人扇子一合,卖起了关子。

“哎,老伯,那为何人们现在都称她为燕女侠啊?”王耀秉着不懂就要问的原则,抬高了声音发问。“小兄弟,你是刚来大都皇城吧?这燕女侠的名号在这儿可是响当当的,问问大伙儿,谁不知道?”

“好了老伯,我的确是新来的,为了不耽误大伙听书,你就接着讲下去吧,我事后再来单独讨教。”

————————————————

说书人只是讲了一些片面的内容,大多是有关春燕的传说和身法,对破案没有任何用处。“老伯,有劳您了,这二两银子就当是酬劳,我看您对于这个燕女侠很是熟悉啊?”王耀跟着说书老伯到了二层,悄悄塞过去两锭银子。

那老头儿看到银子,咳嗽两声便收下了。“不瞒这位小兄弟,小老儿家境贫困,有一阵子连米都买不起,饿了几天肚子,实在无处可去,是这燕女侠分了我们一些银子,还给我介绍了到这儿做一个说书人,混口饭吃。”老伯拉着王耀坐下,叹了口气,“我也知道,这锦衣卫想要缉拿她,但实在无能为力,她毕竟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啊!”

“老伯,你既然都知道了,就应秉公办事,不要逼我带您到北镇抚司去押审!”王耀已经派人便衣在楼下佯装喝酒,若他真的有什么线索却不肯报上来,只好以包庇犯人的罪名押进大牢了。“这……还请锦衣卫大人原谅小老儿吧!我家中还有老母亲等待伺候,并非包藏祸心啊!”也许是看到王耀身上的令牌,听到他的话连忙跪下来求饶。

“老伯你这是作甚?只要交代春燕的下落,就能免除性命之忧啊!”王耀从没见过这样的人,他办案的时候,那些为了一己私欲出卖同伙的人数不胜数,可就这样一位老人家……

 

“北镇抚司锦衣卫,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新来的?”俏皮的女声在王耀背后响起,“哟……还是个总旗呀。不知道我的规矩吗?想知道小爷在哪儿,和这些平民无关!”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经来到了老伯身边,把他扶了起来。老伯匆匆下楼收拾东西回家了。

“啧啧,可怜了你这俊俏的脸蛋儿,却要给朝廷做牛做马。”王耀终于看清了这女子的样貌,没有涂脂抹粉,却也清秀可爱,不过照这语气来看,她就是春燕了。女子身着红衣,肩膀和手臂裸露在外,衣裙也只遮到了大腿上部,细长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脚踩着一双绑着红丝带的布鞋,青丝虽盘起一部分,大多还是散落下来,一直垂到小腿。这样显眼的打扮,在江湖中真是前所未见。

 

“毛贼,是谁给你的胆量对着锦衣卫提规矩?”王耀握紧了自己的佩刀,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把春燕活捉回去定罪,好让这些案子得以了结。“喂,小爷虽然行走江湖,但还是有名讳的,毛贼这种称呼也太难听了吧?”春燕皱起眉头有些不满地看着他,往前凑近了一点儿,“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放肆!”王耀抽刀而出想砍上去,却不见春燕的踪影,那声音又出现在背后。他转身冲过去,引起了不少响动,楼下的便衣赶上楼时,两人都不见了。

墙上留下了一个显眼的梅花印和依稀可辨的字迹写着地名。

——————————————

春燕大概没想到自己第一个带回家的男人居然是一个锦衣卫。“听好了,总旗大人,”王耀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这儿是小爷的家,你身上已经被我下了毒,解药是我自己研制的,你的刀啊飞镖啊全都被我扔了!在这儿乖乖等着其他人来找你吧。”

春燕终于有时间仔细端详这张脸了。和她想象的没错,北镇抚司缉查组的新总旗王耀,相貌堂堂,对普通的姑娘而言简直就是如意郎君。“咕……”尴尬的声响从春燕的腹部传出,她咬了咬牙装作没听见,脸却红了起来。

“怎么?我们大名鼎鼎的江湖侠盗,居然会饿肚子?”王耀没忍住笑意,勾起了嘴角,扭头环看四周,如果这儿真的是她的老巢,那也是家徒四壁了。“你闭嘴!”春燕瞪了他一眼,直接盘腿坐到地上,看似在盯着他,眼神却不住地往门口飘。

其实这样的绳结王耀能轻轻松松地解开——她根本不会绑人,这个结也是随便打的。“不知燕姑娘把我带到这儿来是何用意?等着我的弟兄过来一举捣毁你的老巢?”她把自己抓来一定另有目的,若能引出幕后的势力,哪怕自己受伤了也是稳赚不亏。

“都说了闭嘴!”春燕起身俯视着他,以此增加自己的气势。她要引出那个赏金杀手,然后瞧准时机让锦衣卫逮捕他,斩首示众。“燕姑娘好生俊俏,不好好寻一户人家嫁出去,为何要干偷盗这种勾当?”王耀微微抬头,盯着春燕,忙着让人质闭嘴的家伙,一定经不起质问。“小爷想干什么与你无关!”“令尊可是我们锦衣卫的前辈?”

“什……你怎么知道的!”明明他是人质,可春燕总有一种自己处境更危险的感觉。“十五年前北镇抚司出过一桩冤案,当时的督巡死于黑市的人头悬赏,督巡的资料档案里,当时他的妻子刚刚病逝不久,家中仅有一小女,单名燕。那说书人讲的故事,恐怕是你自己随意改编后才传出去的?”

“总旗大人这样刺探我,对你有什么好处?还是说……”春燕绕到他的面前,弯腰双手撑着膝,勾起嘴角凑近了问道,“还是说你看上小女子了?”没等王耀回答什么,春燕就一个转身靠到了椅子后面抓住他的手腕,把快要松掉的结再次系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不妨告诉你。”她像是在喃喃自语,但空旷只有他们人二人的房间里,这点声音足够他听见了。“你们锦衣卫就是一群没用的废物。我阿爹死的时候,就在北镇抚司的演武场上,那么多人,没一个救得了他。”春燕靠在窗边低下头,“现在看来也确实,锦衣卫连我都抓不住,大明怕是也撑不了多少时日咯。”

 

“小心!”

————————————————

春燕反应过来的时候,对面的墙上已经陷进了几枚毒镖。而自己向后倒在了一个人的怀里。“失礼了。”两个人脸上都泛起红晕,王耀把春燕放开。“罢了罢了,多谢救命之恩……还有你是怎么挣脱的?”

“燕女侠有所不知,你这样绑人,不管绑得多紧都没用,一下就解开了。”王耀有些好笑地揉了揉她的脑袋,转身去拿自己的佩刀。春燕却被这一揉给弄蒙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等的家伙来了。“这些人善用毒镖。”春燕在墙上摸索到了机关,“如果我没猜错,你的那些弟兄也快来了吧?这下锦衣卫的收获不小啊。”她按下机关,躲进了暗门里,王耀寻思着有什么奥秘,也跟了进去。

 

“你跟过来作甚?把我抓去斩首示众吗?小爷我这辈子就没做过什么亏心事,等那个赏金杀手被捉去,让我亲眼看见他死了,要杀要剐你们随意。”

————————————————

“王某欠燕姑娘一个答复,有关为何问你这么多问题。”暗门后面的暗道不见光亮,王耀轻声道,“燕姑娘算不上什么毛贼,她是江湖侠士,朝廷解决不了的问题她能处理妥当了……虽然方式不对。我听闻春燕没有姓字,在大都没有正当的名分生存下去。”

 

“若是不嫌弃……姑娘今后就随我入府,如何?”

 

暗道里陷入了沉默,王耀并未听到答复,只觉手被人抓住,手心被塞了一个东西,然后径直被人推出了暗道。“总旗大人在这儿!找到了!”

 

————————————————

两个月后,北镇抚司。

“王耀总旗率领的缉查组办事效率之高,远超其他小组,特提拔为副指挥使。”王副指的第一天休息,就在酒楼里碰到了一个似乎需要帮助的姑娘。“姑娘在找什么呢?”那姑娘转头,绽开笑颜。“燕儿好像弄丢了什么……”

 

“姑娘弄丢的,可是这梅花印?”

“王大人真是机灵,可惜还是差了点儿,燕儿弄丢了自家官人——不过现在找到了。”

【aph/啾花组】这就是一个草率的题目

非国设√是学生时期的普洪(其实更像洪普)


从高三到大一的小段子拼接起来的√

昨晚的深夜爽文系列💔

文笔不存在的,ooc永远属于我💔

占tag狂魔已上线



W学院的知名度不高,每年收录的学生也并不多。伊丽莎白是在她的十八岁生日当天,决定要读这所大学。在那之前她思考过很多知名大学——以她的成绩最终想考上也并不难,但她就是改主意了,让人摸不着头脑。


“要我说,你去那儿还不如去读警校。”高考结束之后全班人聚在一起开了一场毕业舞会,互相交流着自己以后想去的学校,伊丽莎白表明自己的想法之后,第一个回话的就是基尔伯特,“我们海德薇莉小姐要是当了警察,这世界上还有几个勇士敢去犯罪?”此话一出引发了不少笑声,要是换做以前,伊丽莎白早就一拳锤上基尔伯特的脸了。可是这次她选择了沉默。“丽兹,你最近怎么了?”基尔伯特还在和几个兄弟们吵吵闹闹的时候,罗德里赫走到了伊丽莎白身边,“W学院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我去那儿是为了精修音乐方面的知识,可是你……”


 


“我有一位朋友,在那里读书,她说W学院的环境很好,新闻与传播学院有很好的就业前景……”伊丽莎白总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纠结过,婆婆妈妈的像个小姑娘,“而且我喜欢的人也会去那里。”


 


她整整一场舞会都没有跳舞,因为没有等到心里那个人的邀请。


——————分割线————————


基尔伯特在高三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某人以后肯定是要去念大学的,而且她成绩那么好完全不用愁,绝对会去名牌大学。他几乎是拼了命地学习,奈何落下的基础太多已经跟不上了。“反正进不了好的大学,干脆去W学院学音乐去。”


基尔伯特喜欢音乐,即使唱歌这方面天赋不是很高,但他还是喜欢。高中的时候他就经常去调戏那个看上去很懂音乐的小少爷罗德里赫——虽然每次调戏完都会被伊丽莎白胖揍一顿,他还是不放弃。他会和自己的几个好兄弟出去闹,还去过酒吧,这样浑浑噩噩的生活持续到上次不小心喝醉被伊丽莎白从图书馆回去的路上顺道拖回家。没错,这两个人是邻居,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基尔伯特你给我滚出来!”伊丽莎白又一次踹开他房间的门,“你是不是拿走了罗德里赫的钢琴谱?”“圣母玛利亚在上!阿西你怎么又没拦住这个男人婆!”


其实是路德维希得知事情原委之后,请伊丽莎白过来的。“把钢琴谱拿来,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还有……”


“还有什么事儿你倒是说啊!”基尔伯特万般无奈地把自己膜拜不知多久的钢琴谱递过去,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站在门口的伊丽莎白。


“明天是我生日,有空的话握希望你……你们能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


——————————————


其实那场生日会基尔伯特缺席了,他被几个兄弟拉出去浪,一边喝酒一边阔谈未来,半夜才回到家。他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十八年来他参加的生日聚会就不下十二次,少了一次而已。可是等他回来之后听那个小少爷说,她在生日会上宣布要去读W学院。“嘁,肯定是因为你在那儿吧,小少爷。本大爷可没说过要去那儿念大学。”


“我说是是个蠢货你还不信。”伊丽莎白出来打断两人之间尴尬的局面,罗德里赫知趣地离开,去了音乐教室。她推了一把基尔伯特,狠狠瞪着他,“我去哪里读书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突如其来的怒火让基尔伯特摸不着头脑。


“男人婆你又在发什么神经!不是为了这家伙还能是为了本大爷不成?”他这句话吼出来的下一秒就开始后悔了——还以为又会招来一顿打,谁知道伊丽莎白意外地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他们作为高中同学的最后一次见面,就是在那场毕业舞会上。


 


————————————————


“我说基尔啊,你这么刻苦学英语是要出国留学吗?留学何必学英语,来我法国老家多好!”弗朗西斯看着大半夜还打开手电筒学习的基尔伯特,为了避过宿管小声抱怨着,“打扰哥哥我睡美容觉……”


基尔伯特的认真学习,给他创造了在图书馆门口偶遇伊丽莎白的机会。“哟!男……伊莎,好久不见。”


“怎么,才过了三个月就想我了?”伊丽莎白挑挑眉毛,看了一眼手表。她每天的日程都排的很满,一会儿还要给室友带饭回去。“什么?谁想你了本大爷巴不得你别来!”基尔伯特现在特别想扇自己一巴掌。


“那你还和我打招呼,装作看不见我就行了。”伊丽莎白也没打算听他说出什么好话来,耸耸肩就走了——不是她不想接着和这个人聊天,而是真的时间不够。


——————————————


英语课是和音乐专业唯一一堂公共课,高中不擅长外语的基尔伯特意外地学得好。老师还请他继续了上一节课的英语演讲。伊丽莎白必须承认,这堂课她走神了。她没有仔细听,大部分时间用在了乱涂乱画和怎么找机会和基尔伯特扯上话题——这样的精神状态持续到了晚上。“我说伊莎姐,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啊。”同宿舍的林晓梅看着她苦恼的模样八卦起来。“哈?不可能!我就是想……”伊丽莎白一口否定,但是又想不出其他理由。


不、会、吧。


“丽兹你就承认吧,英语课的时候你一直在本子上乱画,但还是看得出一个人的名字的。”上铺的贝露琪调侃着,“可别小看我的眼神哦,那个人是不是音乐系的贝什米特?”


整个宿舍瞬间热闹起来了。


——————————————————


“我们和外语系有一次联谊活动,高年级的学长准备开办舞会。”弗朗西斯揉揉眼睛瞬间打起精神,“外语系可是有不少好看的妹子啊!”


“弗朗吉你是看上哪个姑娘了?到时候舞会可别被人说不专一……”安东尼奥还没说完,就被弗朗一个枕头砸过来打断了。“哥哥我听说,外语系的那个学霸,好像是叫海德薇莉?她就很不错啊。”


基尔伯特差点没一口水喷在自己恶友的脸上:“那个男人婆?”


“听上去你们挺熟啊。”安东尼奥抱着凑热闹的心理旁敲侧击着,“高中同学吗?”


“什么高中同学,我跟她是打娘胎里就认识的。”基尔伯特也许自己都没注意到那个得意的神情。“好的基尔,我们懂了。”弗朗西斯对着安东尼奥会心一笑——有好戏看咯。


——————————————————


联谊舞会上伊丽莎白还是穿着高中毕业时的那一套裙子,被宿舍里几个姐妹拖着化妆打扮还有几分不适应,穿着高跟鞋走了一段路之后脚也痛,舞步早就烂熟于心,但她现在根本不想跳舞。


她远远看了一眼宴会厅,还是决定去阳台透透气。“伊丽莎白·海德薇莉!”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说啊……你不去跳舞吗?”


基尔伯特尴尬地挠着头发。“我在等一个人的邀请,可是那个人居然让我从高中毕业等到现在,是不是很过分?”伊丽莎白双手环胸有点好笑地看着面前的家伙。


“本大爷也是从高中毕业纠结到了现在啊!”


基尔伯特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好像……没有特指自己吧?没有吧?刚刚好像真的没说那个人就是自己吧?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开口想解释什么却又无从说起。


“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就像个小姑娘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婆你够了啊!”


“够了够了,”伊丽莎白抹掉笑出来的眼泪,抬头看着基尔伯特,“我现在在想着……要是那个人再让我多等一秒的话——”


 


“你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海德薇莉小姐?”


【恋与漫威】当你分手未遂反被求婚

内含教授/老万√


之后可能会写其他人的场景,今天先这么写着吧💔


私设女主名为Keitlyn。


————————————


教授.ver


 


你的男朋友是一所变种人学校的校长,而你是一所普通中学的老师,你们除了脑内交流和几次你带着教学资源过去之外,两个人都忙得没什么时间见面。你爱他,这不可置否,可是你依然需要一个普通而安稳的家庭——父母去世后,自己还有一个年纪尚幼的妹妹需要照顾,你相信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再这样谈恋爱了。


 


“Charles,这个周末你有空吗?”


“如果没有突发情况,那我的周末时间就是属于你的,my dear Keitlyn. ”


“那……下午四点,我们在那个咖啡馆见面吧?”


“好。”


 


你挂断了电话,这次故意没有和他脑内连接是有原因的,他可能会知道你想分手这件事。


 


当天下午你们在咖啡馆碰面了。“来的可真准时啊。”他看上去比你早到很久,点好了两杯咖啡摆在面前,时间恰好,咖啡也没有凉。你深吸一口气,决定直奔主题:“Charles,其实我约你出来其实是……”


 


“其实是想讲讲我们之间的事。”你已经想好了,就按照之前计划地顺序来,你了解Charles,他一定会理解你的苦衷的。


 


“你知道……我们平时见面的时间很少,我们也都已经快要步入中年了,我希望给妹妹一个更好的生活与学习环境……所以……”


 


你停下来了。“分手”这个词看上去很简单,现在却不知如何说出口。


 


“Keitlyn,”你闻声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撇去曾经的年少轻狂,他的蓝色眼眸让你一次又一次陷落,“我确实考虑过有关你的家庭问题,不能因为我的缘故让你受累。”他双手十指交叠,然后又驱动着轮椅到你身边来。


 


“我没有其他男人那样健壮的身躯,但是我和他们一样值得依靠,我会给你爱,给你所想要的一切,给你我的全部。所以……”


 


“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


老万.ver


 


你总是替自己这个有着奇异审美的男朋友而担心。他有很强的报复心理,三番五次地念叨着“给xxx报仇”“让xxx付出代价”之类的。你第三次把他从重伤边缘拉回来之后,终于受不了了。“我们分手吧。”你直截了当地提出来,“我真的已经受够了,你的思想里充满了对过去的复仇,甚至没有想过怎样保住现在!”你确实爱他,可你实在无法忍受这样心灵上的折磨,选择收拾东西离开。


 


“Honey,你说的这些我都可以试着去改正,可你一定要现在离开吗?”Eric看着你收拾行李,绞尽脑汁思考着怎么让你留下来——他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情,但他明白,为了复仇,他确实忽略了你的感受,让你不好过。


 


“你要是真的想去改正,就不会重蹈覆辙了!”你依然在气头上,一句话也不愿多说,“从现在起,我们不是情侣,麻烦别拦着我。”你拉着行李箱就要出去。


 


开玩笑,万磁王不想让你走,你就出不了基诺沙半步。


 


他抬手把你搂在怀里,你咬牙想把他推开,但是没用——你可不是什么大力士,就凭你这点力气根本不可能推开他。而且你打心底里明白,他的怀抱那么温暖可靠,落进去你就出不来了。“我会让你过上安稳日子的,my sweety, 原谅我之前忽略了你的感受,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别这样离开。”


 


“你知不知道你受伤的时候我有多难过!你总是想着为了变种人的未来,你想过自己的未来吗?我愿意支持着你,可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责骂声逐渐染上了哭腔——真的受够了,你真的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爱他。


 


“你说从现在起我们不是情侣,我答应你。”


“但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嫁给我。”


置顶!

嘿,就是你,欢迎来到我的空间!

这里Jennifer!当然可以叫我奶茶或者橙子(不过我随性改ID昵称而且偶尔换头像,容易认错鸭)

 

一个小学生文笔的佛系写手⭕

非常厉害的写文太太❌

 

假期时间保持日更状态⭕

每时每刻日更的高速率写手❌

 

努力尝试微信体中!

专注叉男二十年√

主要更漫威相关乙女的中短篇,偶尔灵感来了会写一点乙女小段子之类的 ^_^
本命是邪神和快银小天使
(近期可能会写aph/黑塔利亚相关,cp杂食注意避雷哦)
 

正在努力写糖!我努力了!我真的努力了!!

 

然而还是写的刀子比较多QAQ.

 

一个学生党,毕竟还是学习为主嘛,会尽力磨炼文笔,向产出更好的粮进发!

 

Jennifer的关键emoji:❤🎶🍊🍸💄🍲🚲🍰

Jennifer的关键短语:爱美食,爱水果,爱音乐,爱美妆,爱写文,爱漫威,爱运动,爱所有不讨厌我的大家(!)

混更💔叉女人们的日常,最后一张表情包是真的用来凑图片数量看起来高级一点的,没错,真的是混更,微信体真的好难整QAQ.

【快银x你】不想离开的的孩子(10.结局章)

大结局写的好迷啊💔

ooc预警💔

有关黑凤凰部分魔改预警💔


对不起,我最终还是写了BE💔


————————————————

你们甜甜腻腻的关系一直持续到琴的离开为止。


 


皮特罗也随着教授去找琴了——同类人之中只有你被强制性留下来。教授说了,学校不可以没有老师管理。没错,你们已经是学校的老师了,早已不再是学生。


 


“注意安全。”你只来得及给他留下这样一句话。“放心,我可是连子弹都能跑得过。”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自信,你也打算就此放心了。


 


“Peter在哪?”你看着教授,汉克一个个进门——老天,汉克还抱着瑞雯的尸体:你们失去了瑞雯老师。“Peter在哪?”你冲出门外,看到斯科特正准备找人抬担架。


 


担架上是你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No……”你跑到他的身边——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伤,已经昏迷过去了。现在唯一能让你平复心情的事,就是他还活着,你还能救他。“Scott!你先进去吧,我把他送去医疗室。”你用意念把他连着担架一块儿抬起来,甚至来不及等待斯科特的回复,就赶往医疗室。


 


你尽全力给他转移生命能量,看着他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嘶……”也许是失去了太多能量的缘故,持续治疗地时间越长,芯片就愈加刺痛难忍。“拜托了,我不能失去你,赶紧醒过来吧……”你咬紧下唇强忍着刺痛继续转移能量,知道你看见他身上的伤口全都愈合为止。“让他休息一会儿吧,没事了。”你瘫坐在地上,看到教授推动着轮椅过来。教授的话总是很能安慰人——你扶着实验台站起来,头还有些晕晕乎乎,你简单推测恐怕是缺氧,便大口呼吸着。


 


“这是谁干的?”你没有力气转身,只能直接背对着其他人这样问。“琴。”没等教授说什么,汉克就走进来,“是琴杀了瑞雯,还让皮特罗重伤的。”


 


“你们准备接下来怎么办?”


 


“把她找回来。”


 


你扶着实验台艰难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我要单独行动。”你迈着步子离开,“别拦着我。”


你会杀了琴吗?答案显然不确定。伤害了你最爱的人,如果换做别人早就被你五马分尸了,可这个人是琴,是你的好姐妹。你能找到她,哪里的能量波动最明显,她就在哪里。


 


“琴。”你没有去基诺沙找她,而是去了另一个有危险存在的地方,“你怎么和一个外星人待在一块儿。”


 


“卡洛琳?你也是来抓我回去的吗?”


 


“当然不是,我是来问问你,为什么伤害别人的。”你一步步往前走,感觉到琴的抗拒,“你不仅仅杀死了瑞雯教授,还重伤了皮特罗,琴。你还伤到了我的心——我的好朋友怎么会变成这样?”


 


——————————————————


由于教授他们的赶到,你慌忙逃走,跟上了那班火车。“士兵。”你躲在门后喊了一声,“小心地滑。”你吸走了车厢表面部分能量,结成了一层霜,有的士兵滑倒在地上,你趁机跑了进去。“拜托,别起来,我不想杀人了。”


 


你把大家的镣铐打开,冲进去找琴——好吧,先干掉这些家伙才比较现实。“万磁王,久仰大名,祝我们合作愉快。”你把一个又一个外星生物甩出车厢,又见到了那个跟琴站在一起的家伙。“你可以吸收能量啊……只要变成你,我就能安全得到那份力量了。”


 


“变成我?”你挑了挑眉毛,直接把一块大板子砸到她身上,“见鬼去吧!”万磁王控制了那些枪支疯狂地打向她。“小姑娘,你的能力还挺强,事情结束之后,欢迎你来基诺沙做客。”你差点没笑出声——对不起了万磁王,我不是要做客,我是要做你儿媳妇。


 


————————————————


琴终于醒了,她也终于领悟了。


————————————————


“别让这个家伙得逞!我简直不敢想象一个丑家伙变成我的样子!”体内的能量在飞速流逝,手臂上、额头上鲜血滑落,脆弱不堪的身体已经无法自我恢复了。


 


 


 


————————————————


“我说啊,别急着给我立一个墓碑。”


“还记得我最喜欢听的那首歌吗?”


“如果我英年早逝,请把我葬在绸缎里,一床玫瑰环绕着,在黎明伴着爱的歌词顺流而下。”


“I LOVE YOU. ”


————————————————


银发少年面对着屏幕无声地落着泪,想拥抱她的双手中,只留下了一个芯片。


————————————————


“别哭啊,我活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摆脱的芯片,没想到死了就能达到。”女孩的声音染上了机械式的磁性。


“其实,我不想离开。”


当你被可爱的老母亲安排了相亲。

这进展有点慢,学生都看不下去了。

欲知相亲结果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快银x你】不想离开的孩子(9)

ooc预警💔

这次更新较短


——————————————


“Jean!教授找你!”你整理好作业本,喊了琴一声,待她走近又小声说了一句,“顺便……你能帮我把皮戳找来吗?”


“你们没待在一起还真是令人惊讶。”琴揶揄着,“学生都说,你俩恨不得变成一个人,每时每刻在一起。”


“哦,得了吧,你和斯科特不也一样,”你口头这么说,嘴角还是泛起笑容,脸颊染上一点红晕。“至少我们在人多的地方会收敛点。”


“别以为我不知道前两天你都是在他房间里过夜的。”你坏笑一声,出门了,留下某个脸快和她头发一样红的琴。“Peter?”你又到了阳台上,但是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自己可爱又帅气的男朋友。


 


……倒是看见了不远处的直升机。特种标志清晰可见。“Damn it. ”你翻了个白眼,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教授办公室,琴和皮特罗都在那儿,“教授,那群找我麻烦的家伙来了。”


 


“准备好让全世界知道他们的恶行了吗?”


 


“我等这一刻等了将近十八年。”


 


——————————————————


还用说吗,那些过来抓你的特种兵被暴揍一顿,实验室另一个基地还直接被定位曝光了。在媒体的谴责下,那些参与实验的科学家都被关进了监狱——包括你的父母。你从来没想到过事情处理的那么快那么轻松,难以想象自己之前都在害怕些什么。


 


“你不准备去看看他们吗?”事后的一个下午,皮特罗突然提起这件事。“不准备。”你拒绝的干脆利落,“他们确实给了我生命,可如果他们把我生下来就是为了这种折磨人的东西,我宁愿从来没有出生。”


“那可不行。”他坐在你旁边,下巴搭在你的肩上,在你耳边吹着气,“没有你的话,我该怎么办呢。”不只是热的,还是觉得这个姿势有些羞耻导致你耳根红了。你别扭地挪了一下,继续低头看着课本,他紧跟上来直接把你搂进怀里,“别装了,你已经有半个小时没翻页了,换以前这本书你都看完了。”你认命合上书,就这样靠在他怀里,突然想起了什么。


“晚上……要不要来我房间?”


“好啊!”


 


等等,事情好像发展的不对。“就这么答应了????”你还以为他多少要惊讶一下什么的。“不过我觉得换成我房间比较好。”这么突然认真起来是怎么回事啊!他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什么的啊!还是说你对于这种事过分慌张了……


 


————————————————


车是不可能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写车的。要是有小可爱能接着把车写下去就好了……没有的话各位就脑补一下好了。


 


实在不会写车.jpg


今天来不及了只能更这么一点儿,下一章大结局啦,HE好难写我尽量努力(……)


之前做微信体用的表情包!抱图随意√

论rmb玩家和实力玩家的区别。

让教授和Raven姐姐告诉你:欺负团宠快银小朋友的人不配拥有幸福。

最后附上两个常用表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