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味的奶茶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快银x你】不想离开的孩子(3)

接着上一篇√等什么时候有空了就去网页版开个合集嗯嗯。

小学生文笔

隐含EC向

ooc今天也依然属于我呢。


“琴,我真的没事,仔细想想皮特也是为我考虑过的……”你摆出了招牌微笑看着红发女孩,“谁不想证明自己啊,不过我的能力就这么点,胆子也小,关键时刻连命都保不住,更别说出什么任务。”

琴已经替你抱怨好几天了,有的时候气得拉着你就走甚至都不带上斯科特。(莫名被女朋友嫌弃的斯科特:???)“我觉得我有必要去找一下教授,说明我不参加的这件事。”你把自己的生物论文写完之后这样开口,“我的能力更适合在学校里做一个人形空调。”你耸耸肩,准备去交作业,“话说皮特又去哪儿了?”

“不清楚,估计跑去打游戏了吧,库尔特被派去找他,x战警训练之前到不了,他可就惨了。”回答你问题的是李千欢,一个中国来的变种人,也是为数不多能跟上你学习速度的人之一,“可惜我的家人绝对不会同意我加入的……你知道,他们巴不得到哪儿都跟着我,一点刺激的事都不会让我干。”

“要是我爸妈也和你一样就好了。”你扯出一个微笑,“现在我还在纠结要不要去这个问题。”

“你可以来试试啊!今天下午就有一个训练,瑞雯老师一定会欢迎你的。”琴的生物理论一直学得不错,这也就是为什么她在半个小时前就把论文给写完了,“要知道我也不能完全控制好我的能力,如果你在的话我会安心很多。”

 

“Well……”你又重新回到座位上,故意拉长了声音调侃着,“被我们貌美如花的琴大小姐认可,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琴眼神飘到窗外,又低下头——你知道她在害羞。“噗,你是真的可爱,我有点嫉妒斯科特了。”

“嘿,卡洛琳,我还是相信琴的性取向很正常。所以,别打我女孩儿的主意,你不会成功的。”斯科特刚刚交完作业回来就听见你说的那句话,理所当然的打翻了醋坛子。

“我可以理解为,你觉得我的性取向不正常?”你转了转手里的笔,看向斯科特——可能一不小心把笔周围的热量吸走了,无辜中枪的钢笔被周围的水蒸气直接凝华冻了起来,“要知道同性恋本身没有错。一个人不管是喜欢男生是喜欢女生,都是喜欢啊。我相信有一天政府会通过同性恋相关法律的——我只是不反对同性恋而已,我现在和琴说两句话她男朋友就会吃醋,看样子我的女生缘已经到头了,更别说男生缘。”

你觉得坐在周围的同学全都在看着你。

“呃……我说错了什么吗?”

首先开口的是几个年纪小一点的同学:“所以x教授和万磁王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学姐你真的这么认为吗?那那那那我去追一个普通人女孩会不会成功啊?”“卡洛琳你简直说出了我憋了好久的心声!”……

 

“咳咳。”你咳嗽了两声,等人群安静下来之后压低了声音,“x教授和万磁王有没有在一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眼神瞟到了刚从门口经过的教授身上,作出了口型:

 

“你们完了!”你扔下那支笔,拿起论文就跑出去,祈祷教授没有听见你那些非主流发言。

 

“教授!”你跑到教授身边,把自己的论文递过去,“论文我写好了,有关加入x战警这件事我正在考虑……”你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下去,“我不确定自己的能不能给大家带来帮助,所以能让我试一下吗?如果战斗不适合我的话,我就乖乖做后勤。”教授你最好了教授我知道这很麻烦你但是你会同意的吧教授你是我见过最温柔的教授了呜呜呜——可惜你在心里这么夸他教授也听不见,傻了吧。

 

……你现在非常想解除自己的变种能力。

 

“如果你愿意尝试的话当然是好的。”教授还是挂着和平时差不多的笑容,但你越看越黑,“不过我还是站在支持你加入的这个角度。”嗯,这是同意了对吧?

 

教授居然同意了!他真的没听见自己那些言论吗?!还是说他听见了也不介意……

 

你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得一哆嗦。但仔细一想好像真有这么回事啊……停停停!不能再想了!!

 

“谢谢教授!”你越看教授越觉得自己在触发教授黑化的边缘大鹏展翅,一溜儿就跑回去了——为什么皮特这个时候不在啊你跑的太慢了!

 

——————我是一条分割线——————

 

训练场上。

“呼,还好没迟到。”一道银光闪到你旁边,“呃……嗨?”你们已经整整两天零14个小时没有对话了,要是在以前那是分分钟聊起天来:两个话痨了解一下。

“我就来试一试,你说的没错,我的能力也做不了什么。”你脑袋微微下垂,完全没了兴致。“卡洛琳。”没等皮特罗回话,你闻声抬起头,是瑞雯老师在叫你,“汉克仔细研究了你能力的特点,如果你的能力足够集中的话,是有很大作用的。你试试看能不能制造高温让这块金属融化。”她把金属块往空中一扔,站在稍远处的琴就用能力把它托住。“我尽力。”你咬咬牙,抬起手开始转移能量。只有两个老师,教授正在给其他学生上课,汉克在训练库尔特瞬移的距离,瑞雯训练斯科特的镭射眼精确度,

 

他们放心地把你交给琴,是因为对你们两个的绝对信任。至于皮特,他依然在跑步,偶尔去汉克那里报道一下。

 

其实你的能力也和天气相关,比如训练这天太阳当空照花儿对你笑,你可以从空气中吸收更多的热能太阳能转移到金属块上。这块铁——根据熔点你已经分析出,或者说你的芯片已经分析出了这是一块铁,它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发烫最后融化成铁水滴到水中,发出“呲呲”的声响。

这块铁是实心的……而且参和了别的杂质。你分析出有杂质之后瞪大的眼睛——这些杂质不会直接融化,保持高温的话会炸开的!你无法一次性转移那么多热能,只能一点一点发散,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要控制不住了!它会炸开的!”你的双手微微发抖,最终高温还是触及到了杂质。

 

“嘭!”

 

你看着近在咫尺的物体炸开,感觉是不死也会半残,连着中枢神经的芯片估计会被砸坏吧。但是下一秒你就到了安全范围内,远远看着琴用她强大的意念御物的能力把爆炸范围缩水到最小程度,最后那个东西化成了灰。

你:WTF????

 

“嘶……你除了会加热降温原来还会炸东西啊。”你一转头就看见顶着一脸“我好疼好疼好痛啊啊”表情的皮特装作没事的样子站在你旁边。

“你们都没事吧?”瑞雯和汉克正在检查琴有没有受伤,显然还没赶到你们两个旁边,只能对这个方向喊一句。

“没事教授,我们都没有受伤!”你这样对教授说。三秒钟后:

“把手伸出来。”你抬起一只手手心朝上看着他。

“What?”某个小朋友还在装傻,他不知道自己满脸都写着“我手被烫到了好痛”吗。“如果不想被汉克做个全身检查然后手被缠上绷带不能动打不了游戏的话,赶紧把手伸出来。”

很显然这个威胁成功了。

大男孩把左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手背上有明显的烫伤痕迹,血都出来了。“……”你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决定直接行动。

 

你左手抓着他的手腕,后来觉得不顺手干脆就和他的手掌心相向,右手放在伤口上方,闭上眼睛回忆自己每一次受伤时自动转移到身上的能量,效仿过去的方式转化成生命能量传到他的伤口处。

无形的能量波动逐渐修复了他的伤口,变得和以前一样。

 

 

 

“别和老师说这件事。”你放开他的手,不知道怎么面对大家人,转身就走了。“卡洛琳?嘿别走啊……”皮特准备直接追上你来着,却被汉克叫住了。

 

————可爱的分割线又来了————

 

你回到房间,狠狠甩上门。

“爆炸……就和那时候一样,如果范围再大一点,威力再强一点,就会和实验室一样……”

——————

千欢那个地方其实我也不大清楚她的家庭背景,只是想借此表现一下“中国式家长”,想想如果你是一个变种人而你生活在中国式家长的教育环境内,要是我的话,变种能力可能会硬生生憋回去😏。如果背景弄错了的话希望评论区或者小窗提醒!我会好好改的!

评论(1)

热度(40)